十年前也有一个类似的阴天

阴天
站在哈德逊的河边
秋水在而河伯不在
故作惆怅的是我
庸俗燃烧的是烟
思考和乌云
都在蒙头大睡
臂弯被压得有些酸麻
九月的苹果最为甘甜
十年前等的那场雨
也不知最近会不会出现
很多人说别再等了
很多人说再等等看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一定要备份!

两周前的一个下午,我的华硕笔记本电脑突然死机,十分钟过去了都没有反应。我心急之下,按电源键强行关机,结果再开机就死活进入不了windows系统了。

请教了几个电脑比较精通的朋友,普遍认为是硬盘在强关的时候遭到了损坏。重新换硬盘和重装系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修复硬盘并保留其中所有数据,将是一个比较麻烦和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的事情。

去了老外的computer repair,也去了法拉盛的修理店。先是花100美元,在中国店重装了系统和新硬盘。然后在老外店,等待了一个礼拜,花了300多美元,终于在今天将破损硬盘中的所有数据恢复。花钱买教训,实在是活该!

在数据还没有恢复的时候,曾经有过非常绝望的时刻。上次备份是一年半前,也就是说,电脑里近一年半来的新增数据,比如照片、文章等统统不见 了。感觉上,这一年半就没有存在过,因为所有的记录都被抹杀了。懊悔自己没有定期备份的习惯,懊悔自己不使用云存储,懊悔在硬盘已经出现多次故障迹象的情况,依然没有去备份资料,可是一切都晚了。

还好,这世界有电脑高手,有数据恢复这个行当,赚的就是电脑白痴和懒人的钱。技术上不复杂,但是的确花时间。

数据失而复得,心情放松了很多。最重要的,还是要养成定期备份的习惯,尤其是重要资料,最好放在云上去。

立此存照!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她坐在我的对面

我对她说着一些话

我等着她

拿起眼前的冰水

泼在我的脸上

直到她甩手而去

她还是没有泼我

我好失落

回家看到她发的微博

美国的餐厅

都不给热水的吗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藏着天涯

她那年读高二了,拢到背后编成松松一条辫子的长头发更浓、更黑、更亮,夜空中寒星似的眼神天生是无字的故事,藏着依恋,藏着叛逆,藏着天涯。

--董桥 《云姑》

昨天去了法拉盛。wt在世界书局买了三本书,其中一本是我推荐下的董桥。回到家里,我想起自己也好久不看董桥了。书架上一直放着两本,却都没有看完过。

于是拿起《董桥七十》,看到《云姑》,读到描写云姑眼神的这句话,真是绝了,真是大家手笔。读完整篇,才知道,这三个词都不是随便用的--云姑一生的命运,也都在这六个字里了。

作为一个对中国近现代史情有独钟的人,从书本上,看了不少那些年代的那些人物,不禁会想,等待我们这一代人的,到底是如何的时运与国运呢?

莫去多想,莫去比较,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初心

我一直不太记得,2007年,我到底是8月20日还是21日抵达的纽约。看到日历上的20,心里开始有点儿乱,整个下午无心工作,甚至连浏览财经新闻的集中力都没有。我打开了那个年代常用的电子邮箱,因为我记得里面有一份机票的电子确认信的。

Everything is recorded. 这是八年前,上第一节《中级会计》课的时候,系主任 Mr.Thomson说的,我记到现在。电子邮件的存在和发展,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是纸质的信,就算是情书,我想很多人也不一定还能保存在身边,况且是八年间搬过整整十次家的我。不过,八年前的邮件,都还在那里。

找到了当年那张机票,呵呵,是8月21日。好吧。这次记下了。

谁知,紧挨着那封邮件的,还有几封其他的信。一时好奇,点开了几封,就这样,整个下午的情绪就这么毁了。因为,这些邮件,一下子把我带回了八年前。

比如,有学姐答复我找房子问题的:

Hi ,

我是 JXXX, stjohn’s university. 不好意思没及时回信, 最近实在有点忙。

关于租房子还是比较容易的,学校附近有很多房子出租,一般是一栋两层楼,几个人分租(二到四人不等),房租在450-600/月之间。我不住在学校附近,所以这个信息也是问同学的,不知准不准。

另外你也可住在中国人居住区,这样买菜比较方便,离学校有30-40分钟路程(先地铁再公车)。房租差不多。你可以考虑一下。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发信到这个信箱。

总之一句话,不用担心,生活在纽约跟国内没啥区别。

Good luck!

JXXX

还有快来之前,美国一位叔叔给我安排的接机邮件:

XXX,

I have arranged someone to pick you up in the airport after your arrival.

After you walk out from the custom and get to the arrival hall inside
the airport, you will see some courteous phones on the wall in the
ground transportation area. The courteous phones are used for making
the phone call for pick up, not the pay-phones, You press 14, and tell
them your name (XXX) and this confirmation number M2016. You
will be told to wait there. Someone will come to pick you up and take
you to your address in Queens. It will be more than one hour from the
Airport to Queens.

Once you get to the car, borrow the diver’s phone to give me a call
@505 xxx 3824.
Also, could e-mail me the phone number of the place where you are
going to stay the first night so I can check your arrival?

XXX Guo

还有跟去DC读书的同班同学发信问候的:

你安置下来了吗

住得怎么样? 我的手机号是 XXXXXXX  有空我们用免费时段打电话

对了 XX也到了吧 你有她的手机或是邮箱吗

 

还有几封别的邮件,但是不方便再引用了。

总之,挺怀念刚来时的心态的。很平和,并不急于求成。

等等,貌似还有一封我写给别人的信:

 

````大学四年已经磨练出了我相对平和的心态,又加上去年已经来过一次美国,所以每当别人问我有什么感觉时,我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既没有挥洒一方的豪情壮志,也没有背井离乡的悠悠感伤,我只想波澜不惊地完成留学这一任务,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自己的学养.我们的专业培养方向是美国注册会计师,而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做一名会计,我只是想弥补自己在财务知识方面的不足.我现在没有什么具体的职业方向,但我渴望将来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的才智,您如果对我有什么建议,高屋建瓴,不吝赐教.
     纽约是个大舞台,我现在连龙套还没跑上呢,呵呵 !现在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全面适应环境,提高语言能力,解决学习的难关 .````

最近老听人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每每都很尴尬,因为,貌似自己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初心。

这段话,难道就是我当时的“初心”吗?

如果真的有time machine,请让我回到八年前,见见当时的自己。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八月十五日

今天这个日子,还是应该mark一下.

打了八年的抗日战争,于七十年前的今天结束. 在今天的法拉盛喜来登酒店,同样是在二楼的会议室中,上午,大陆的几个侨团举办了”抗战胜利70周年”的展览;下午和晚上,台湾的一个侨团举办了他们的四十周年年会,”中华公所”借此发放了他们的”抗战胜利70周年”的材料.在晚宴上,台湾方面驻美经文处总代表沈先生,在数百人的晚宴上作了演讲,也赞颂了当年国军与国民政府的抗战.

这个台湾方面的侨团,叫做”美东华人学术联谊会”.我来的第一年,就去帮忙,直到今天,以志愿者的身份帮了八年忙. 有人戏言,你老是参加台湾方面的活动,不怕被盯上吗? 我心里说: 我本着一颗参与侨团活动,体味华人社区的心参加活动,坦荡而简单, 有什么可担心呢? 再说,都参加这么多次了, 早就被两边”盯上”了吧?

“美东”是一个非常悠久和声名卓著的组织,我很开心在这些活动中,近距离观察到了我在祖国大陆观察不到的生态.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在观看一部活的历史.

很幸运,和沈代表和夏主委都合到了影. 可惜的是,与沈代表短暂交谈的时候,竟然忘了问他对”中山堂”知道多少.他必然是知道的,可惜我忘了问.

会后拿到了”美东”颁给我的奖状, 呵呵,多少年没有拿到过奖状了.

在纽约这些年, 由于各种独特的机缘, 看了许多谢幕,看了许多离别, 看了一些盛衰转换.今晚很特别,我已不像当初,而是很平静.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关于Bridgewater“看空中国”

大约一个礼拜前,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看空中国”的新闻标题,充斥了许多财经媒体的醒目位置。比如,凤凰网在7月23日的一则新闻即以“大型对冲基金Bridgewater:中国目前没有安全投资领域”为标题,文中表示“公司对中国的观点已经改变,目前没有安全的投资领域”云云,看得人好不紧张。

结果没过两天,Bridgewater“澄清没有看空中国”的新闻,又开始在各种财经媒体泛滥。原来,Bridgewater的掌门人Raymond Dalio,认为该公司的观点被媒体过分解读了,马上代表公司向公众澄清自己的立场。我也抽空阅读了Bridgewater于7月21日发布的,那份所谓的“看空报告”,个人观点是:“看空中国”是美中两国媒体断章取义和过分解读的结果。Bridgewater的原始报告,只是在提醒投资者注意,中国股市近期暴跌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局部财富转移影响和市场心理影响),以及经济增长在一定程度放缓的风险(并不是结果)。

我觉得这个新闻热点背后,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首先,媒体热炒的话题往往有夸张渲染的成分,甚至是有目的地对广大受众进行歪曲引导;而Bridgewater这次的报告,就有被国际做空者利用的嫌疑。这份被媒体大肆渲染的研究报告,是Bridgewater的“每日观察”(Bridgewater Daily Observations)。其实就是Bridgewater每天向在自己mailing list上的客户发送的,表达自身对宏观经济或某一重大市场事件观点的点评。这与浑水(Muddy Water)那样,针对某一只中概股,用几个月的时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然后发布的“做空报告”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且从文字上来看,真的就是和投资者“话话家常”,没有使用任何高深的术语和复杂的数据模型。

这么一个“小报告”的广为流传,与《华尔街日报》在22号发布的一篇文章有着很大关系。这篇文章标题就是《对冲基金巨头桥水改变了对中国的观点:“没有安全投资领域”(Giant Hedge Fund Bridgewater Flips View on China: ‘No Safe Places to Invest’》,然后开篇第一句话就讲: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改变了对全球最快经济增长体的看法。–明眼人一看就知,这都是媒体惯用的吸引眼球的笔法。最近中国股市的震荡,让美国市场也很关注,甚至有一种中国股市震荡会拖累美国股市的担心。《华尔街日报》跟风写这么一篇有关中国市场的文章,毫不奇怪。但通读这篇报道,再对比Bridgewater的原文,我感觉《华尔街日报》在解读Bridgewater的报告上已经非常不全面客观,反复强调的就是两句在原文中并不关联的两句话:“我们的观点变了”和“已经没有安全投资领域”,从而达到渲染“看空中国”的主观臆断。

 我大致检索了一下中英文报道,发现大多数文章都引用了这篇文章的内容。流传到中国的消息,自然就是《华尔街日报》加上Bridgewater的效果:两个大名字,吓到了多少国人!既然马哲教导我们,任何事物发展都是内外因结合的结果。所以也有必要认识到,Bridgewater的确是被媒体利用的最好目标:第一,它实在太有名、太专业。要知道Bridgewater是一个非常重视全球宏观经济研究的公司,可以说,该公司的宏观经济研究水平不亚于IMF,World Bank这样的全球金融机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央行或主权基金都把自己的资金交给Bridgewater来打理,足以证明该公司的实力。第二,它其实这些年一直在“看多中国”,所以一旦有一点态度上的改变,更容易被市场捕捉。

目前的中国股市,正是多空两种实力奋力较量的胶着时期。“国家队”正在那边挥汗如雨的救市,力图让小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不要失去信心(大机构是否失去信心不重要,反正都已经用行政手段管好了,不许抛,也不许跑),然后大洋彼岸传来一个有鼻子有眼的消息:《华尔街日报》报道,最大对冲基金看空中国。这对普通投资者的心理,将是多么直接的影响!If I’m in 证监会的 shoes (in someone’s shoes, Bridgewater原文就用了这个句式), 我得有多生气! If I’m in Bridgewater的 shoes,我得有多郁闷!据市场传闻Bridgewater管了中投一些钱;或者也可猜测Bridgewater一直看多中国,也一直pitch中国投资者给钱它管,结果这次被人利用,无意中得罪了中国政府,岂不是冤枉!

再看国内市场,到了7月27日,沪市大跌8.5%,让“国家队”脸上相当不好看。当然不能简单地将27日的大跌和21日Bridgewater的报告(以及22日后新闻报导的传播)直接联系在一起。但是27日的大跌,反映了市场信心的脆弱绝对是不争的事实。

其次,Bridgewater的这份报告,还是有些“金句”值得学习的。比如,

我们将泡沫定义为,一种不可持续债务增长比率支撑下的不可持续的购买量。(We define a bubble as an unsustainable amount of buying of that is financed by an unsustainable rate of debt growth. )

考虑到67%的新开账户是高中以下学历,再加上极高的买进都是用杠杆完成的。任何一个在市场中历练过的人,都应该知道它的走向。(Consider that 67% of those opening new accounts had less than a high school education, and a extraordinarily high amount of buying was done on margin. Anyone who has been in the market awhile knows how that goes. )

股市下跌带来的负面影响,主要来自财富的直接转移和股市泡沫破裂带来的心理影响。尽管与两年前相比,股市还是涨了很多,但是大众投资者大多数都是在高位进场,所以依然输了很多钱。我们估计股票损失在家庭收入方面是很可观的,比如,此次损失相当于2.2%的家庭收入和1.3%的GDP。然而,这些损失看起来主要集中在一小部分人的手中—因为只有8.8%人口的拥有股票。(The negative effects of the stock market declines will come from both the direct shifts in wealth and the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the stock market bubble popping. Though stock prices are significant higher than they were two years ago, the average investor in stock market has lost money because more stocks were brought at higher prices. We now estimate stock losses in the household sector to be significant—i.e., about 2.2% of household sector income and 1.3% of GDP. However, those losses appear to be heavily concentrated in a small percentage of the population as only 8.8% of the population owns stocks. )

(紧接上文)这些是大概的估计。我们并不知道什么人遭受了这些损失。这些信息只有在暴跌的数天或是数周以后才会浮出水面。比直接财物损失更严重的是心理影响。及时那些没有在股市中输钱的人也会在心理层面遭受影响,而这些影响将会对经济行为造成抑制作用。比如,现在已经没有安全领域去投,而投资环境看起来更加具有风险性,因此我们鼓励大家把现金先拿在手中,同时调低货币宽松政策下的边际效应。(These are rough estimates. We don’t know who is experiencing what losses. Such information usually surfaces in the days and weeks after the plunge. Even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direct financial effects will be psychological effects. Even those who haven’t lose money in stocks will be affected psychologically by events, and those effects will have a depressive effects on economic activity. For example, there are now no safe places to invest and the environment looks riskier, which we would expect to encourage the holding of the cash and lessen the marginal effectiveness of easing monetary policy. )(这段加黑部分,就是被美中两国媒体断章取义的那句话)

在任何情况下,管理好股市泡沫破裂的同时,又能重组债务和规范经济行为,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这些负面力量也是强大的,而且在自我加强。(In any case, managing a stock market bubble bursting at the same time as the debts and economic activity are being restructured is difficult because these negative forces on growth are strong and self-reinforcing. )

简言之,Bridgewater这次一个极为正常的市场点评,被媒体断章取义后,又被做空势力当枪使了。这也是一个很经典的市场案例: 在一个暴跌后的震荡市场中,利空消息很容易大行其道。最后,还是以Bridgewater之后的澄清声明来结尾吧。这份声明才真正概括了这份报告的初衷。该声明如下:

向桥水客户发出的报告是一种私下的沟通,他们希望能继续保持这种报告的私密性。雷·达里奥和桥水认为,人们对其想法的改变作出了过度的解读,并想要澄清自己的观点……我们作出的观察只不过是指出,股票价格的下跌带来了负面的财富效应和负面的心理效应。当一个经典的股市泡沫(支持这种泡沫的是,经验不足的投资者利用保证金交易来购买股票)破裂时,会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的效应。再加上正在进行中的债务和经济重组,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是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而政府则将出台更多的刺激性政策来抵消这些下行压力。桥水的观点是,中国面临着债务和经济重组的挑战,并认为中国拥有所需资源和很有能力的领导人以管理这些挑战,这种观点仍并未发生改变。

 

发表在 纽约思路 | 一条评论